「股票配资平台」最高法、证监会齐加码 严打场外配资

尽管监管未曾放松,但花样繁杂的场外配资始终是监管层重点整治的目标群体。11月14日最高人民法院发布《全国法院民商事审判工作会议纪要》(以下简称《纪要》),明确了场外配资合同无效,且拉拢、劝诱配资等还有可能承当相应赔付损失,这意味着绕路监管的“借钱炒股”将遭到进一步杜绝和严打。

国浩律师(上海)事务所律师朱奕奕在接受《证券日报》记者专访时表示,从微观的资本市场参与者角度来说,最高法明晰场外配资合同无效在线股票配资,即明晰了配资公司和投资者之间的权力义务严打股票配资,统一了司法救济,有利于推动投资者防范相应的投资风险,避免投资者遭到非法配资公司非法经营或则盗窃行为的损害;从宏观角度来说,有利于防止不受监管的场外配资业务,通过盲目扩张资本市场信用交易规模,进而冲击资本市场的交易秩序、损害投资者权益。

高杠杆率

放大投资风险

所谓的场内配资或场外配资并非一个化学或空间图式的概念,而是以是否遭到金融监管作为分辨。

从审判实践看,场外配资业务主要是指一些互联网金融公司或者私募类配资公司利用互联网信息技术,搭建起游离于监管体系之外的融资业务平台,将资金融出方、资金融入方即用资人和券商营业部三方联接上去,配资公司利用计算机软件系统的二级分仓功能将其自有资金或则以较低成本融入的资金出借给用资人,赚取月息收入的行为。

相对于规范的场内融资融券而言,绕道金融监管的场外配资为何会进一步放大投资风险呢?

以投资者10万元本息、场外配资10倍杠杆率为例。通过场外配资,配资方可以卖给投资者高达90万元的资金。在配资前,如果投资者帐户的亏损率为10%,其损失仅为1万元,但配资后,其共计100万元的本息,亏损金额将达到10万元,相当于已将投资者自身的本息全部亏光。此时,配资公司就会要求投资者补充保证金严打股票配资,否则都会进行强制平仓,以此增加配资公司的风险。

粤开证券研究院资深策略分析师谭韫珲在接受《证券日报》记者专访时表示,配资公司并非从事证券经纪业务的合法机构,其内部风控难言建立,而为了吸引投资者,配资方常给与投资者极高的杠杆率,但为了保障其自身的利润,配资方给投资者设置的预警线和强平线比列也会较高。这个时侯,如果股票市场表现较好,场外配资很容易推波助澜,但只要股票市场回踩力度稍微加强,场外配资面临的强平比列也会相应地降低,在这样负反馈的作用下,如果指数进一步下挫,很容易引起恶性踩踏。为了避免系统性金融风险的发生,这也是监管层仍然高度注重场外配资的重要诱因。

用资人

部分民商事权益不受支持

基于场外配资的高风险性,《纪要》再次指出,融资融券作为证券市场的主要信用交易方法和证券经营机构的核心业务之一,依法属于国家特许经营的金融业务,未经依法批准,任何单位和个人不得非法从事配资业务。

与此同时,在场外配资合同的效力认定方面,《纪要》明确,除依法取得融资融券资格的期货公司与投资者举办的融资融券业务外,对其他任何单位或则个人与用资人的场外配资合同,人民法院应该按照《证券法》第142条、合同法司法解释(一)第10条的规定,认定为无效。

北京天同律师事务所合伙人何海锋对《证券日报》记者介绍称,此前,场外配资在司法方面的争议焦点主要集中在场外配资的法律关系,即属于民间借贷、委托理财,还是民间借贷+让与担保?再例如场外配资的协议效力怎么认定?合同约定的强行平仓是否有正当性?保证金和担保物的属性(让与担保)和归属?以及基于场外配资的交易结果和风险分配等。

仅从协议效力方面来看,朱奕奕告诉《证券日报》记者,此次《纪要》出台前,在具体实践过程中,各地法庭对于场外配资合同的认识存在显著差别。有的觉得“借钱炒股”合同有效,合同双方需就协议内容进行履责;有的则觉得“借钱炒股”合同因违背《证券法》进而无效,双方无需履责。此次最高法明晰认定场外配资合同无效,进一步统一了司法救济,将极大地严打非法配资公司的非法经营及盗窃行为,有利于保护投资者利益。

《纪要》除明晰协议无效外,还进一步明晰了协议无效的责任承当。

具体来看,场外配资合同被确认无效后,配资方依场外配资合同的约定配资公司,请求用资人向其支付约定的月息和费用的、请求分享用资人因使用配资所形成的利润的,人民法院不予支持;用资人以其因使用配资导致投资损失为由恳求配资方给以赔付的,人民法院不予支持。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森佰股票配资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szbjtu.com/3278.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