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规公布后大宗交易降温 减持“接盘”花样百出

减持新政公布早已两个多月时间,大宗交易市场显著降温。东方财富choice数据显示,5月大宗交易数目为1334笔,6月和7月分别为917笔、743笔。大宗交易对大股东增持的吸引力已大大增加,但因为其特有的优势,大宗交易市场一直保持着活力。

□本报实习记者 吴瞬

“接盘”方案现身

此前,大宗交易是重要股东、高管规避相关增持规定的特殊渠道。多数大宗交易在完成以后,接盘方即立即清货抛售,对市场引起不良影响,减持新政意在关上这一特殊通道的房门。

自5月27日增持新政公布早已过去两个多月的时间,其中明晰规定在任意连续90个自然日内,通过大宗交易增持相应股份的数目不得超过公司股份总量的2%;受让方须遵循6个月严禁出售限制。这也就意味着增持新政拉长了受让方转让股份的时间,同时受让方将不得不承受持股6个月的市场风险。

在经历最初的恐慌以后,越来越多的大宗交易接盘方早已制定了各自的方案,甚至部份市场人士直接推出了买断式大宗交易,还可以九折接盘。不过,相比起这些方法,更多机构则倾向于“兜底”。

一位大宗交易市场人士给出的大宗交易买断式接盘的方案中,资金方显著拥有更多的议价权:“由敌方自由资金或配资,一次性买断股东所增持股份,半年锁定期也由敌方承当。我方按当天收盘价8折至9.5折受让,由增持方对敌方承诺兜底利润,如8%-10%(并可协商前端利润),减持方通常为金融机构或上市公司大股东,要有一定兜底能力。”此外,部分大宗交易资金方还将部份产品设计为6个月型的定增产品用于接盘大股东增持。

另一位从事大宗交易接盘的人士告诉中国证券报记者,他们是通过信托产品去大宗交易进行接盘,针对的群体就是董监高。“我们主要选择的就是大股东或二股东,因为她们信誉良好,有兜底和保本的实力,另外就是要具体去看股票的质量怎样,再谈具体分配。”

一家券商则设计出了一套更复杂的交易方法,即“买入转卖增持”的服务,针对的同样是董监高群体以及大股东。该机构强调,在目前的监管环境下配资平台,过桥增持大大降低,各种变相加持公路被封住股票大宗交易配资,传统的大宗交易若没有抽屉合同也无人会接盘,因此推出了专为VIP顾客服务的“买入转卖增持”。

具体来看,客户首先通过大宗交易将在90日内不超过2%的标的股份出售给上述券商机构,一年累计最多可增持8%的股份。交易过后,客户可以获得60%至70%的保证金,另外30%至40%的资金作为初始保证金留存在该券商机构,待股票了结时进行结算,多退少补;而该券商机构则在接盘大宗交易6个月以后,接受顾客委托逐渐卖出股票,同时将采取逐日盯市,程序化增持,减持量大概是日均交易量的20%。

折价率抬高

据招商证券统计,减持新政颁布后大宗交易的成交规模显著急剧增长。实施增持新政前的4月和5月,沪深两县大宗交易总金额分别为432.92亿元和519.46亿元,日均交易分别为60笔和63笔,平均每位交易日发生大宗交易金额分别为24.05亿元和25.97亿元。实施新政后,成交金额分别为331.73亿和279.58亿,日均成交40笔、34笔,日均成交金额为15.08亿和14.71亿。新规施行之后,大宗交易日均成交笔数降低约40%左右,日均成交额降低约42%。

另外,减持新政下,找到大宗交易接盘方的难度相比原先可能会有所降低,这让受让方在议价中拥有更多主动权。数据显示,在4月至7月的大宗交易中,折价率超过10%的交易占比依次为12.1%、11.57%、10.56%和14.02%,可见新政施行之后,6月的高溢价交易占比小幅增长1.01%,7月份提升到14%以上,说明新政施行后大宗交易折价率有抬高征兆。

从7月数据来看,折价5%以上的大宗交易数目达到280笔,占比达到37.68%。总体上,折价交易的则为477笔,占比达64.19%,溢价交易的96笔,占比12.92%,平价交易170笔,占比22.88%。

兴业证券觉得,溢价交易的逻辑主要是私有信息交易与控制权折价;平价交易背后的逻辑一般为机构投资者换仓。而在增持新政以后,折价率高涨在大宗交易市场遇冷的情况下是很正常的。

在增持新政以后,此前从事大宗交易人士口中的“基本不会亏”的情况已被打破,试图通过大宗交易而迅速实现资金回笼的行为也基本不存在。据了解,在新政颁布之前,大宗交易一般都是短期行为,行业内基本都是在一周内的时间,短则隔日即出货完毕。在目前的回落市场行情中,大宗交易的参与者常常愈发慎重,即使以较大溢价领到的股票,基本立即就出货,甚至还能忍受一定程度巨亏。

大宗交易优势仍存

减持新政颁布后,限制了接盘方的随便买卖,锁定6个月将降低其持股风险,大量资金的无风险套利机会被彻底打破。实际上,大宗交易的优势仍然存在。因此,近两个月来似乎大宗交易的成交数目接近腰斩,但大宗交易这些方法并未如先前预想中的销声匿迹。

一家股权投资机构人士告诉中国证券报记者,不同于上市公司一般的大股东,由于相关股权产品本身的退出时间比较长,一般都在5年以上,减持新政颁布以后,为了不“浪费”减持的份额,尽快实现获利退出,一般都在才能增持时就立即增持。“在这些情况下,大宗交易90天能增持达到2%的份额,在各类形式中也是有优势的,一年就最多能增持8%,而通过集合竞价只能卖出4%,而且大宗交易的优势依旧存在,不会对股价导致很大波动,这使我们的成本也有一定增加。”

同时,减持新政对于一些希望通过大宗交易方法买入的机构而言更是利空,而且在磋商中更具优势,可以领到更高的溢价股票。“我们通常都是在反弹中找到机会,提前布局获取超额利润,大宗交易这些方法也可以避免买入过程中对股价的波动影响炒股配资,降低买入成本,对常年看好的一些股票我们可以直接接盘股票大宗交易配资,并不太受限于增持新政。”深圳一位私募人士说。

一位从事定增业务的人士表示,他们目前相关的定增产品都只能延长退出时限,也会通过大宗交易的方法进行增持,但目前这些方法并不太多,只出现了一个通过大宗交易退出的项目。该人士表示:“接盘的机构有一些要选择股票,有一些则是因为溢价诱因谈不拢。”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森佰股票配资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szbjtu.com/3245.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