起底“华尔街赌徒”爆仓风波:杠杆黑洞浮现海面?

上周五(3月26日),韩裔对冲基金总监Bill Hwang因爆仓而创下了史上最大的个人投资者单日巨亏纪录。

据报道,Bill Hwang旗下基金的持仓股票上周遭到抛售的总金额达190亿美元,由于存在高杠杆,导致相关股票市值蒸发330亿美元,约合2159亿元人民币。

其中,高盛卖出了105亿美元配资网站,而摩根士丹利执行了80亿美元以上的抛售。

本周一(3月29日),日本最大期货公司野村控股表示,旗下一家英国子公司可能因与一英国顾客的交易而遭到了“重大”损失。根据截止3月26日的市场价格,该子公司对顾客的索赔金额恐怕约为20亿美元。

同日,瑞信也表示,由于旗下一家在英国的对冲基金上周发生保证金毁约,可能对其第一季度财务导致“重大影响”——矛头也直指Bill Hwang的基金。

而越来越多事实表明,这除了是基金亏损的个案,而且牵涉了多家投资建行和券商,在极端的情况下,或将进一步演变为“引发金融危机的杠杆黑洞”。

激发危机的女人?

据测算,此次爆仓风波的主角Bill Hwang,在上周五合计亏掉了150亿美元,是人类史上最大的个人投资者单日巨亏。

但那位“华尔街赌徒”,留下的烂摊子其实超出了人们的想像,甚至是市场转向的拐点——因为股票的抛售可能就会持续,投行会被连累,而更多的基金爆仓案例或会出现。

出身于老虎基金的Bill Hwang,经历过财富大起大落,亦被香港证监会曾批评“无法对其诚信抱有信心”。

当年,对冲基金传奇人物朱利安· 罗伯逊(Julian Robertson)在结束其创立的老虎基金后,就专门投资给他觉得非常优秀的一些基金管理人——这些基金管理人被称为“小老虎基金群”(Tiger Cubs),继承了老虎基金余下的资金和品牌。

2001年Bill Hwang创立老虎欧洲基金(Tiger Asia)时,他手中只有罗伯逊给的不到2000万美元。到了2010年前后,Bill Hwang这个专门面向欧洲市场的基金成为了“小老虎基金群”中最大的一个——管理着100亿美元的资金,年化收益率超过40%。

然而,Bill Hwang和老虎欧洲基金承认,他们于2008年12月及2009年1月买卖中国银行和建设银行的股份时,违反了台湾严禁黑幕交易的法例;以及承认于2009年1月操纵建设银行股份的股价。

受黑幕交易风波影响,老虎欧洲基金于2012年宣布归还所有外部资金,转型为家族投资公司并更名为Archegos Capital。

Archegos 持股主要集中在科技、媒体和联通公司,现在其官方网站已关掉,但其LinkedIn帐号仍有开放,介绍一栏写着公司位于伦敦,主要从事印度、中国、日本和美国的公开发行股票投资。

Bill Hwang的Archegos从2亿美元资金起步,在8年时间里将资产规模扩大到150亿美元。

在这个过程中,Bill Hwang使用了大量杠杆工具。据透漏,今年年初时Bill Hwang以5倍的杠杆运作其50亿美元的净资产进行投资,在今年3月时早已挣了200%的回报。

但Bill Hwang没有见好就收,而是继续以高杠杆投资,结果遭到今年3月以来的港股科技股和中概股调整上涨,使得他帐面的资金压力不断提高——最后实在撑不住而“爆仓”。

股票增发的“蝴蝶效应”

触发Bill Hwang爆仓亏损“蝴蝶效应”的,是其重仓股维亚康姆(VIAC.US)于3月23日宣布拟配股30亿美元B类普通股及可转换优先股。

在消息公布之前,全球媒体和娱乐公司维亚康姆估值超过600亿美元,而且它是2021年标普500指数中表现最好的股票,自去年初以来,其升幅最高达155%。

尽管维亚康姆2020年流媒体仅占其收入的10%,可谓一直是一家广播和有线电视公司,但自去年以来就步入疫情复苏股行列,被市场寄以向流媒体变革的厚望,因而股价持续“老树开花”。

随着旗下流媒体服务“派拉蒙+”正式上线,到2024年底,维亚康姆对流媒体内容的投资将从目前的约10亿美元增至50亿美元,甚至更多——这是它这次宣布配股融资30亿美元的主要理据。

然而股票杠杆最大案例,市场对这则消息认定为“高位敛财”,于是进行了“用脚投票”:3月22日其收盘价为101.34美元,在短短四个交易日内,“腰斩”至3月26日午盘的48.23美元,市值降至307.4亿美元。

直到周末(3月28日),摩根士丹利代表一位身分不明的持有人转让了约4500万股维亚康姆股票,出售价为每股 46-47 美元,较上周五收盘价最高折使 4.6%——选择在星期天进行如此不同寻常的大宗交易,可见买家是多么的恐惧。

Bill Hwang的基金素来采用高杠杆,当其持有的维亚康姆股价急挫时,Bill Hwang收到了一家投行的追加保证金通知,但因为未能提供保证金,以致几家小型投行须要将Bill Hwang旗下的所有持股强行平仓。

于是,Bill Hwang重仓的其他股票出现了“连环跳水”的场面,包括另一重仓股Discovery(DISCA.US)同被腰斩,以及多只中概股遭到攻陷。

在巴克莱给机构投资者的询价电邮中显示,3月26日尾盘市场出现多笔大宗卖单,包括1000万股185美元/股的百度,5000万股17.60美元/股的腾讯音乐,和3200万股27.60美元/股的唯品会。该询价和个股前一日的午盘价钱相比分别溢价9.6%、14%和14%。

在上周五当日,高盛和摩根士丹利的交易员都忙着抛售Bill Hwang持仓的股票,合计约190亿美元。

“忧伤”的六月

去年的3月,是港股有史以来最动乱的一个月:10天四次熔断,3天上涨20%。在去年3月港股有20个交易日,但所有的日子不是上涨就是下跌。美股三大期指每位交易日的涨跌幅都超过1%。

今年3月则是“灰犀牛”事件密集发生的一个月。

作为全球资产定价之锚,美国10年期国债收益率在3月份出现几次明显上升,刺激科技股整体走低。毕竟,许多投资者使用10年期美债收益率作为股票估值公式中的贴现率,当这个指标上升时股票杠杆最大案例,便会抬高所有公司的市值,尤其对科技股的影响是整体的、系统性的。

3月22日,中国工信部公开征询更改《中华人民共和国烟草专卖法实施条例的决定》的意见,附则中降低一条,作为第六十五条:“电子烟等新型烟草制品参照本细则中关于卷烟的有关规定执行。”——这意味着电子烟所有的监管新政都要与卷烟相同,其中最严重的便是售卖卷烟是须要许可证。受此消息影响,电子烟大鳄悦刻母公司雾芯科技(RLX.U)股价遭受击溃而腰斩。

而使中概股承受更多压力的是3月24日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发布的公告。SEC表示,已通过《外国公司问责法案》最终修正案,并征询公众意见。虽然据称该法案适用于所有在美上市的外国公司,但其中多个条款显著针对中国赴美上市公司和已在美上市的中概股。专业人士强调,法案将对中国企业赴美上市导致障碍,也会加速中概股企业退市和赴港二次上市。

此外,中国校外培训新政趋严的消息,致使跟谁学(GSX.US)、新东方(EDU.US)、好未来(TAL.US)等K12教辅公司股价加速下挫。

从上周一开盘到周日午盘,多只中概股均出现了30%以上的升幅:爱奇艺股价从周四开盘时的27.94美元涨至周日午盘时的17.43美元,跌幅37.6%;腾讯音乐从30美元跌至20.10美元,跌幅33%;唯品会从45.28美元跌至31.19美元,跌幅31.1%;跟谁学更是从86.76美元股灾至29.40美元,跌幅达到66.1%。

根据Wind数据统计,市值排在前20的中概股在过去一周累计蒸发了1873亿美元(约合1.23万亿元人民币)。

有分析者觉得,在消息面持续施压的情况下,美股市场可能会出现风声鹤唳的踩踏局面——像Bill Hwang这样趁势加杠杆的投资人,无疑为中概股价钱退守而雪上加霜,而他也将自己逼入了绝路。

眼下,市场最害怕的是:局部股票下跌并没结束股票配资,而只是一个开始。

从野村证券的表态来看,Bill Hwang旗下基金仍持有巨亏严重的股票头寸,因此本周还可能会经受新一轮的抛售。

在持续的抛售中,给那些基金提供保证金融资的投行和券商,是否会有哪家撑不住呢?

此外,除了Bill Hwang,是否还有其他基金爆仓的消息会相继传出?市场正屏气以待。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森佰股票配资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szbjtu.com/3051.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