告别杰西利弗莫尔:被拉下神坛的股票作手(一)

Posted in Investments

利弗莫尔,一个一百多年前的法国股票炒家,获得过巨大成功,数次破产,最后自缢。

一百多年后,为何中国股市中,有这么之多的散户青睐他?

甚至一些机构投资者,基金、私募也把他奉若神明?

似乎是熟悉的配方,熟悉的气味,在一个歇斯底里的大股灾里,“小学文化,农村户籍”的少年股神,靠着十倍杠杆一战成名,嗯,这一切似乎就发生在今天。

我并不是一个“大作手”,更谈不上在股市里发了大财。我年青时也对他的观点趋之若鹜,看到《股票作手回忆录》封皮上众多投资机构老板的背书,更是尊如显学。依靠杰西的炒股术,我挣过不少大钱快钱利弗莫尔 股票 杠杆,但更亏过大钱,更重要的是,宝贵的青春消逝了,我还在投机的泥沼里挣扎。更可怕的看法是,倘若我有一日真如他一样“成功”,难道还有可能破产甚至自残吗?

投资是一项关于决策的事业。证券投资不是科学也不是艺术,但是决策生死攸关。投资人托付我们的资产,或是寄寓自己和家人未来的财富,对我们而言重如泰山。和证券投资类似的事业有战争和临床医学,尽管把握丰富的知识和经验,但不能保证个案的成功。并且无论把握多少资料,都必须在限定的时间和条件下做出决策。并且投资资本如同士兵和生命一样有限,错误的决策将造成不可挽回的损失。

世界内涵的不确定性使我们难以预测未来,利弗莫尔也没有预测到大凋敝和世界大战。更不要说人不可能把握所有的信息,更不可能对所有的信息都做出正确的反应,在不确定的汪洋大海中,投资者的资产犹如一叶扁舟,命运都系于基金总监那位船长的决断。如何在有限的时间和信息下做出决策,是每一个投资者面临的终极考验。

一百多年过去了,手里拿着苹果手机的投资者,面对中国特色的股票市场,仍然在膜拜利弗莫尔的作品中凸显的决策过程。在一百多年后的明天,我希望从一个普通人的视角,不论投资者的身分和业绩,以昨天的视角重新考量杰西利弗莫尔的经历和作品。

一、从对赌行到期权交易

利弗莫尔的初期生涯是从非法的对赌行开始的。场外对赌股价变动,利弗莫尔借助自己对价位的觉得和天才,成功赚到了第一桶金。从书里看,这确实不需要哪些“知识”,只要对股价变动的“感觉”。

现代证券市场自然没有这样的机会,但是,还有很多人幻想着可以“T+0”赚钱,甚至买卖价外期权发大财。美国股市上这样的人不少,以前中国股市有期权的时侯这样的人也好多。可是几十年过去了,我并没有看到任何人靠炒日内和价外期权发财——和利弗莫尔一样,他们做不大,很快就破产了。

回到蓝筹股市场上来,中国市场在T+1的交易制度下,换手率一直居于宇宙第一,如果宇宙里没有其他智慧生物的话。如果大量交易,短线交易可以发财的话,股民也不至于到明天这个田地,反而印花税交了不少钱。利弗莫尔自己后来也反省,过度短线交易没有用处,乃至于自己开始做“趋势”了。

所以,无论是国内外的实践证明,过度交易只有坏处没有用处。这是利弗莫尔自己也认可的。但是他说的“牛市来了拿住不动” 是如何一回事呢?

二、老火鸡和趋势交易

利弗莫尔舍弃短线交易后,开始做所谓的“趋势交易”,在《回忆录》里,最引人入胜的一节就包含了“老火鸡” 劝告他要保持自己的头寸(Position),坚持持仓的故事。

老火鸡把头一偏,打量着他,很有激情地说:“你晓得,这是个股灾。”

老帕特里奇太痛楚地说:“我的好孩子,如果我如今卖了股票在线股票配资,就会失去我的头寸(Position), 以后怎么办?”

老火鸡插话说:“请原谅,哈伍德先生,我并没说待业!我说丧失头寸,如果你到了这年纪,经历了 许多变迁以后,就会明白失去自己的头寸是谁都付不起的代价,甚至洛克菲勒。”

粗看这个故事,股民脑海中大多立刻脑补了一张大股灾的山峰,幻想自己是半山腰的登山者。面对市场的波动,不断暗示自己“这是个股灾” 不要过早卖出持仓,进而尽可能的享受趋势跌幅,或者用现代投资语言说,”beta利润”。

“老火鸡”说的话虽然头头是道,但是怎样判别“这是个股灾”呢?难道凭着早已跌了好多的股价,就可以断定它继续无休止的下降下去——2015年上半年的中国投资者也是如此想的。

还是回到原文,下面利弗莫尔给出了一个说法:“我之所以挣了大钱,从来跟我的思想无关,有关的是我稳如泰山的工夫” 并且吐槽道:“看对走势没哪些了不起的。在多头市场你总能 找到好多很早就看跌的人,在股灾很早就看涨的人。我认识许多盯盘大神,他们也在最佳点位买卖股票。 而且她们的经验总是跟我不谋而合。但是,他们却没真正赚到钱。”

这个说法放在如今,无异于盲人瞎马了。赚钱“跟我的思想无关”——那他是怎样选股的,又是怎样判别股价能继续下降,从而“稳如泰山”呢? 相反,现代价值投资者通过自己一些(有限的)研究,至少能保证在震荡市或则调整中重夺不动,而持仓的理由始于基本面。——如果股价早已严重低估,为何还要“稳坐不动”,难道只为了最后冲高那点收益,而不是起码做出减仓的思想打算?

关于这个问题,作者没有给出回答。我们无从得悉他在这一阶段是怎样选股的,也无从得悉他怎样在持仓过程中跟踪股票。关于这方面的问题,我不觉得利弗莫尔故意撒谎,只是文章里没有提。相反,彼得林奇的作品中详尽谈了持仓过程中股价波动和基本面变化的处理经历。然而,无数投资者却把作者的(不完整的)个人经历当成投资的精典,加以不加区别的模仿,这无异于刻舟求剑。

三、看图和趋势交易

“老火鸡”的问题深入下去,就弄成了一个深不可测的坑洞。关于这一点,作者自己在其他章节的内容甚至提供了一点提示。

很多投资者对趋势交易的认知是从《回忆录》开始,随后又去看了《股票市场趋势剖析》、《专业投机指南》、《日本蜡烛图》之类的书,自然把K线图(技术剖析)和趋势交易结合在一起。但在利弗莫尔的年代并没有周线图,也没有现代的计算机剖析工具,只有最原始的图表。他自己也觉得图表仅仅具有参考作用,并不完全参考图表交易。

在《回忆录》第五章中,作者提到图表有如下内容:

“或许我应该说图表只能帮助这些能看懂它的人,更准确地说,只能帮助能领会图内涵的人。普通的读图人关心的只不过是股票的涨跌和其走势,在它们眼中这就是炒股要了解的一切,如果要他对股市做进一步剖析,他就没信心了。然而这里有一位十分精明的人,他以前是一家有名的证券商行所的合伙人、一位训练有素的数学家,他结业于一所有名的技术中学,他悉心研究许多市场——股票、债券、 谷物、棉花、货币等的价钱变化,绘制画图,还倒退几年溯源它们的互相关系和季节变化,所有的方面。 他早已用图表交易多年了。他确实智胜了许多的人,有人说他经常落败,直到世界大战改变了市场性质。 听他说他和他的的追随者在退出之前损失几百万。”

在学习看图交易之前,利弗莫尔居然提出了一个一百多年后才提出的新概念——“黑天鹅”! 这么短短一段文字,不要说股民看不懂K线图,就连数学家出身的投资大师,一位“线仙”,依靠技术剖析,最后栽在一次黑天鹅上。这简直就是一百年后LTCM的故事嘛…

从这点看,利弗莫尔先生还是十分有前瞻性的——指出了历史股价不能完全说明问题。如果根据这个标准,恐怕很多人还不如这个一百年前的死人。

可是利弗莫尔的认识也就到此为止了。虽然他在书里说须要评估环境,并强调了统计图表并不代表实际环境,但并没有强调怎样评估。全书中对于他剖析宏观和微观的案例极少(后面介绍),而且十分中级,不比昨天的哪位老散户强多少。那么,不看图,也不剖析基本面,凭什么来交易呢?

利弗莫尔先生却十分自信。在“反思” 自己不该过度短线,而应当“持股不动”时,他说“本来我能挣两万块,却只挣了两千块”——这和昨天的散户有何区别? 为什么你应当挣两万块,因为明天的股价图形告诉你,你本“可以”赚两万块? 这种倒果为因的剖析,为什么不预测今天的体彩呢?

如果你能稳居不动赚到两万块,而不是提早卖出,难道不该是“提前剖析股票还会下降,进而作出继续持股的决策”吗?在错误的卖出踏空后,却总结教训“卖得太早了” 。 那么下一次,等待着你的可能是一次真正的“套牢”。 虽然投资者不可能每次都决策正确,但是决策错误后的错误“反思”,往往使错误又在另外一个方面重复发生。

一百年前的人对因果关系、前后次序之类的事情想得不清楚很正常,那时候历史决定论还大行其是,“社会实验”如火如荼,生灵涂炭的二十世纪刚才掀开篇章。而一百年后的明天在线股票配资,把前后次序当作因果关系,或者稍为中级点的把相关关系当作因果关系,是不是就傻了点? 就算证券行业习惯于过度归因,一定要去给每晚的涨跌找理由,投资者在事后说“我原本应当挣得更多的” 也是毫无意义的。

在这里,似乎老火鸡也颇具了哲理,在主人喂食它数年后,它得到了关于喂食的统计规律,终于在感恩节前一天宣布他的定理——每天早晨都有食物降临。可是第二天,主人就把它捉去喝了。

四、21岁的新散户

利弗莫尔少年得志利弗莫尔 股票 杠杆,投机成功,却只有小学文化。这多么符合明天中国散户的想像:“小学文化,农村户籍,赌一把也能发”。然而,我们却忽视了一些重要的细节。

回忆录中,少年股神23岁赚到第一桶金,在伦敦当起了霸道总裁。那年是1901年。按照书里自己所说的,1901年是一个巨大的股灾,股市成交量从25万股下降到300万股,人人都在挣钱,庄家主力疯狂操纵,钢铁股、铁路股、汽车股纷纷上涨翻番。同时,利弗莫尔在哈丁公司的保证金百分比是10%,这意味着他使用了10倍杠杆!

似乎是熟悉的配方,熟悉的气味,在一个歇斯底里的大股灾里,“小学文化,农村户籍”的少年股神,靠着十倍杠杆一战成名,嗯,这一切就似乎发生在今天(2015年)。

当然,少年股神的命运并没有出乎意料。他很快破产了。甚至多次破产,欠债,再暴富,再破产,最终自己结束了自己的一生。

高杠杆、主观判定、毫无基本面分析、大股灾。这一切造就了这个”股神”的高波动性。 但是遗憾的是,除了“止损”,或者说,被强平了,书中并没有一丁点儿关于风险控制的内容。

古代的东西未必是好的,想想一百多年的人均寿命,再想想明天还有多少人不系安全带——人的理智进展这么平缓,显著慢于她们的身体。对于这样一个一百年前的少年股神的操盘方式,我看,今天还是敬而远之比较好。

如果说他有哪些可学的,倒是他反复强调“炒股别听他人的话”,并用4万美元(现代的2000万美元左右)吸取了这个教训。而我们明天的投资者甚至还不如他——赌性比他强,却更随大流,还要去信报纸和网上的谣言!

少年股神自杀五十年后,以巴菲特、彼得林奇为代表的各种现代投资方式和现代投资基金仍然持续到明天。如果我们明天还要去学习他这些盲目赌场、重仓杠杆的炒法,简直是不可理喻了。百年前我们还在慈禧太后,难道明天还要在股市里当义和团?

未完待续

2016年01月29日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森佰股票配资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szbjtu.com/2752.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