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誉、复数等多家配资公司被查,涉东方日升等股票

二级市场坐庄圈和配资圈近来“出事”不断,继第一财经独家报道配资大佬李跃宗、坐庄大鳄刘锦烨被公安部门控制后,第一财经记者从权威人士处独家了解到配资买股票突然被st怎么办,浙江合誉控股有限公司(下称“合誉控股”)以及福建复数控股有限公司(下称“复数控股”)也被公安刑侦部门严查。

第一财经记者了解到,合誉控股和复数控股被取缔的消息,早些时间早已在二级市场私募机构中传开了。

“合誉控股被端了,复数控股也被查了”。知情人士告诉记者。

另外,据消息称,浙江某市刑侦部门还查获某配资公司涉非法经营超百亿的大案,涉及非法配资人员40多名,不过消息人士未透漏这家公司的名称,据称,这家配资公司曾参与坐庄安科生物(300009.SZ)。

行动在各地展开。仅第一财经记者报导的,即有广州、深圳、青岛、金华、宁波等地刑侦早已抓获了几宗参与操纵二级市场股价的“庄家”,以及参与为“庄家”配资的公司等大案。

“这一波显著感觉到监管部门对股价异动的敏感程度在加大,以及执法行动正在从严的心态”。一名私募机构投资总监告诉记者。

银监部门对金融机构流出的资金监管动向也表明,中央禁止资金违法流入炒楼大军、股市坐庄等资本炒作领域。

资深市场人士剖析,这一波严打操纵股价和配资盘,对市场资金“脱实向虚”给予了重重的警告,表明了监管层维护资本市场稳定的决心和力度。

合誉是谁?

去年年末以来,A股市场呈现了“K“字型“分叉”的结构型走势现象:少数被称为核心资产的股票和资金抱团股持续走强;而绩差股和非核心资产股价出现连续暴跌。数据统计显示,截至2021年2月4日,上证指数午盘3501.86点,但蓝筹股有1985只股票的股价高于上证指数2440点时的股价配资买股票突然被st怎么办,占全部蓝筹股个股数目的45%。

而一些有“庄股“嫌疑的股票,则出现了闪崩、连续涨停等突如其来的反弹。除仁东控股,还有多只股票先后出现无缘由涨停、盘中闪崩等情形,其中包括南岭民爆(002096.SZ)、大连圣亚(600593.SH)、金力泰(300225.SZ)、昊志机电(300503.SZ)、朗博科技(603655.SH)、济民制药(603222.SH)等多只“网红股”。

这些股票的“庄家”有不少“配了资”,一旦操纵相关股票的坐庄或配资公司被查,“圈内人”迅速得到消息,资金抢着出货,导致股票闪崩或直接挂涨停。

比如,涉嫌参与坐庄南岭民爆的“庄家“刘锦烨被抓,次日该股票以涨停开盘,随后连续三个跌停板;涉嫌参与朗博科技的配资大佬李跃宗被抓,该股票出现8个连续跌停板。消息人士告诉记者,正是上述人物被控制的消息探听,导致配资盘第二天直接挂跌停板卖出而产生“踩踏”局面。

2020年12月10日,第一财经独家报道《虚拟盘大鳄李跃宗被控制,或与仁东控股坐庄有关》;2月2日,第一财经独家报道《“杀猪盘”庄家刘锦烨被控制,涉坐庄南岭民爆、正川股份》。

继第一财经记者了解,李跃宗目前所涉嫌罪名为“非法经营”罪。第一财经此前调查,李跃宗控制的益家资本坐落广州三林地区的办公室此前已“人去楼空”。

“李跃宗、刘锦烨与合誉控股和复数控股这种配资公司,都是熟识的。”知情人士告诉记者。李跃宗和刘锦烨均为90后,“刘锦烨更小,可能是88或89年出生的”,知情人士告诉记者,刘锦烨被查其中缘由之一,即是涉嫌2019年正川股份操纵股价。

“合誉控股也给正川股份配过资。”知情人士透漏。

天眼查系统显示,合誉控股创立于2016年6月,注册于杭州市江干区钱江国际时代广场2幢3902室,注册资金5000万元,实缴资本6万元。股东为两名自然人:吴慧持股50%;范泽南持股50%。法定代表人为吴慧。

记者据悉,合誉控股的资金还步入过东方日升(300118.SZ)。进入2021年,东方日升股价由开年的28.93元,跌至2月8日午盘时的13.27元。合誉控股被查在线配资,是否与东方日升一个多月内股价下跌50%以上有关联,目前难以否认。

而业绩方面,在光伏产业前景一片大好的情况下,东方日升预告2020年中报巨亏6000万元~14000万元。

从严取缔:股价异动和资金流向系重点

据记者了解,与合誉控股业务性质类似的复数控股,也在这次行动中被查获。此前有媒体报导称,复数控股参与了思美传媒、天晟新材和*ST界龙的配资。

天眼查显示,复数控股组建于2018年1月,注册资本5000万元,注册地址为杭州市上城区太和广场8号1110室,自然人陈俊和魏荣辉分别持有55%和45%的股权,其中陈俊为法定代表人。

仁东控股或可能是这一轮严打操纵股价、打击非法配资执法行动的起点。多名配资圈人士告诉记者配资炒股,合誉控股和复数控股均参与仁东控股的股票配资。

仁东控股的股价,自2019年底的16元多,一直跌到2020年11月的60多元。“市值从百亿元规模,涨到逾400亿,不断地下降,不断加注,市场上能配的能找的,他都找了,”一位配资圈人士告诉记者。

记者调查了解到,包括北京、深圳、杭州的配资圈,均有牵涉仁东控股的票。

不过据第一财经记者了解,此番针对二级市场股价操纵的执法行动,还没有上升到“专案”或专项行动的级别。但监管部门对股价异动的监控正在从严。

一名私募投资总监告诉记者,一千万资金在三天显存在两轮撤单、撤单等行为的,就会接到监管部门的电话问询,相关负责人需向监管部门给出撤单、撤单的合理理由,以排除操纵和引导股价的行为。

据记者了解,交易所会监控股价的异动行为,并递交证监部门,有关刑侦机构则依照证监部门递交的线索查资金流向,牵出配资公司,再沿着配资公司这条线,顺藤摸瓜查到该公司参与的其他票,如果在买卖行为中存在操纵股价等异常行为的,则会把“庄家”也带下来。

2015年年中,A股因整治配资引起绝大部分股价巨幅回落,“监管部门可能不愿见到2015年一幕重演,在目前蓝筹股市值还不算低位的时侯先行行动,可能还是出于维护资本市场稳定,以利后续蓝筹股市场更为稳健地发展考虑。”某资深市场人士对记者剖析。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森佰股票配资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szbjtu.com/2735.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