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股市波动加强不应完全归因信托降杠杆

证券时报记者 杨卓卿

2月首个交易日,两省回落收涨,盘中多只个股闪崩;昨日则上演反转行情,三大期指全线飘红,但两县仍有50多只个股涨停,市场波动显著加强。

一时之间,有关信托降杠杆的两大推测甚嚣尘上。其一,有关部门出台了信托资金降杠杆的政策,杠杆将由原先的1:2配资降至1:1,所以满格配资的信托必须在规定时间内减少杠杆,持有股票的信托必须卖出股票,归还配置资金;其二,信托公司近期被要求停止举办设有中间级的结构化证券投资业务,在部份股票下跌接近平仓线时,会引起个股大量抛售。

然而,经记者了解核实,以上两种说法都站不住腿,关于信托公司杠杆比列须由1:2降至1:1的“新政”更是无中生有。

实际上,信托公司目前执行的“结构化配资杠杆比列控制”的新政,须回溯至银监会2016年3月份下发的《进一步强化信托公司风险监管工作的意见》,即业内所称的58号文。

58号文要求信托公司合理控制结构化股票信托产品杠杆比例,优先受益人与劣后受益人投资资金配置比列原则上不超过1:1,最高不超过2:1,不得变相放大劣后级受益人的杠杆比列。

尽管相对于此前优先级与劣后受益人的配资3:1,58号文容许的杠杆比列有所缩小,但从侧面反映出监管层允许了配资业务的规范化营运。彼时,相关新政甚至被市场剖析为2015年伞形信托清除以后,信托结构化配资业务正常化的利空。

不可证实,随着资本市场日渐趋缓,部分信托公司开始举办3:1:8或3:2:10等结构的中间级的配资业务,变相突破了58号文对信托结构化配资杠杆比列控制的要求。

时至2018年1月股票信托突破杠杆,多地银监局对辖区信托公司进行窗口指导,要求停止举办设有中间级的结构化证券投资业务和单票配资业务。

股票杠杆交易平台_股票信托突破杠杆_股票杠杆交易

既然监管层并未下达将信托结构化配资杠杆比列由1:2降至1:1的“新政”,仅仅由于严禁新增设有中间级的结构化证券投资业务和单票配资业务,可能会导致市场急剧回落,以至于多只个股涨停吗?

很显然在线配资,这说法过分夸张。

有2015年大刀阔斧清除场外配资的经验教训,无论是监管层还是金融机构,均对降杠杆操作愈发小心谨慎。

据了解,监管部门本次进行窗口指导之时,特别考虑到迅速降杠杆或引起市场波动配资门户,因此为机构预留了缓冲期。监管要求是,对设有中间级的结构化证券投资存量业务根据协议营运至产品到期,之后逐渐退出,不再展业。

此番监管层适时出手先行防范风险,并非以“一刀切”而是以“逐步退出”的形式,造成的实际影响较为有限,市场也不应过度剖析股票信托突破杠杆,甚至深陷恐慌。

重新考量当下环境不难发觉,前期蓝筹股跌幅较大,市场本身须要消化调整;恰逢中报数据披露高峰期,业绩变脸等“黑天鹅”事件不时显露;市场对高比列股权质押个股存有担忧,亦对部份杠杆不合规定的信托计划将退出市场也有所顾忌。在多重诱因共同作用下,市场恐慌情绪被放大,市场跌幅显著加强。信托计划降杠杆确在有序平稳推进,但市场暴跌起码不应完全归因于信托计划降杠杆。

新浪申明:此消息系转载自新浪合作媒体,新浪网刊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成其观点或否认其描述。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森佰股票配资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szbjtu.com/2590.html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