卖菜的逆袭成股神一票狂挣326亿 之后被举报了

这三天,开年市场“第一瓜”来了:一个企业老总,因为一个烂尾楼项目,实名举报一个上市城商行的副行长,“牵连”了一家网红房地产公司,涉及资金465亿。

1月10日,上海衡源的法人、上海申鑫足球俱乐部老总徐国良实名举报称,上海银行副行长黄涛与宝能集团,设局侵占上海衡源所拥有的百联中环、徐汇滨江项目逾200多亿优良资产,且违规挪用国有建行265亿元房贷。

这个指控不是小事,徐国良在引爆舆论后删了文,上海银行连发申明和公告说徐国良混淆视听,授信合规合法,宝能内部人士也对外回应,只是为了帮工行化解系统风险。

这事儿真相到底是什么,当事各方谁也没能给一个确切的答案。

不过,宝能没怎样受这个举报影响,举报中的百联中环项目,从去年12月份开始拆除,预计九月完成,整理过后,估计又是宝能的一个大挣项目。

这就是宝能吧配资公司,即便是陷入各类舆论事件,“野蛮人”姚振华总能大赚一笔。

2019年底,宝能在市场上“扫货”,扫完南宁百货(600712.SH)后,赶着2019年的最后时刻,又以16.3亿的价钱从长安汽车(000625.SZ)手里领到了长安标致雪铁龙(长安PSA)50%的股权,而未来再领到PSA早已承诺的另50%的股权,这些资产就要“姓姚”了。

钱哪里来的?

当年“隐形资本巨头”姚振华PK会做“笨笨红烧肉”的王石,一战成名,骂也骂了,罚也罚了,但是300多亿的进帐,赚了逾“十分之一”个万科,16亿简直就是毛毛雨。

法人动用公司资产炒股

姚老板在万科头上“割”下的“肉”,可比红烧肉香多了,资本市场对于宝能系,“闻风丧胆”。

01

“姚振华是个买菜的”法人动用公司资产炒股,这大概是当初“宝万之争”之后,人们最容易记住的一个“事实”。

确实,要说姚振华,就绕不过买菜的“梗”。

1992年,南巡讲话激励了一大批有志青年南下经济特区“淘金”,而当初的华南理工大学工业管理和乳品工程双学位毕业生姚振华就是其中一个,在北京的学院时代只是一个短暂的逗留,毕业后奔向北京。

在上海,他曾在地方央企做过短暂的逗留,然后就是买菜。

1995年,由姚氏家族人群控制的新利川水果实业公司成立,做起了净菜商场的买卖,净菜的收益高,而且新利川的菜种类丰富,还很受当地人欢迎,虽然是做“第一产业”,姚振华的新保康甚至可以和当地做这个生意的央企相提并论。

最初,公司的资金来源是姚家的亲戚法人动用公司资产炒股,姚振华靠着买菜,很快也发达上去,拿到的除了是人生的第一桶金,还有“第一块地”。

法人动用公司资产炒股

在新利川创立的两年里,姚振华通过“协议价”在宝安区、福田区领到了多个宗地,合计约14万㎡,用以建设“净菜市场”。

在买菜时“学会拿地”的姚振华趁势步入房地产,开发了上海中港城、宝能太古城等项目,卖菜的姚振华应声化身“爱建高楼”的地产商姚振华。

02

有人说姚振华发家靠卖菜,有人说是靠地产,不过,王石认为,姚老板的资本运作技术才是真正可怕的事情。

深业物流是北京的老牌央企,在宝能刚才上去的2001年,深业物流申请上市,但是进程比较平缓。

2003年1月份,深圳国资继续推进深业物流的上市进程,姚振华看准时机“突击注资”,利用宝能和旗下的钜盛华,拿到了原始二股东新加坡新笋投资持有的25%的股份,3月份,再次领到另一股东笋岗库房工会持有的19.24%的股份,到2014年1月份,深圳国际信托手中的2.28%的股份也到手了。

短短的一年时间,拿到46.52%的股份,足以和持股51%的最大股东深圳控股(0604.HK)相媲美,宝能系向深业物流派出了多个监事,姚振华本人也成为了副董事长。

但是遗憾的是,就在姚振华将深业物流能领到的股份集齐之后,深业物流的上市失败了,而刚好深业物流的工商登记也还有一年就到期,两个大股东竟然没能就“延长营业期限达成协议”。

咋办?开了两次股东会议,最后决议按比列分家。

深圳控股新组建了一家公司,这家公司获得了原深业物流主要的的金融及股权资产,还有部份农地和物管,而宝能则主要靠投标承继了深业物流的无形资产以及分配的农地物管资产。而农地和房产的快速增值,才是姚振华的“真·第一桶金”。

王石曾讲,“深圳企业,彼此知根知底”。这事市场都没有太多多记忆了,可王石仍然记着,“一进、一拆、一分”,姚振华是完成了资本的积累,但是“野蛮人”的形象早已定格了,还给王石留下“信用不够”的印象。

从拆分深业物流到“野蛮”进入万科,已经过去了8年,低调到在“潮汕圈”中都没哪些存在感的姚振华早已成为资本市场上隐型的“资本巨头”,从地产到金融,横跨了多个行业,钜盛华还多了前海国寿如此一个新帮手,成为万科第一大股东甚至都没到一年。

万科像不像下一个深业物流?王石其实挺怕的。

03

“宝万之争”,旷日持久,王石发动了一切可以动用的力量来抵抗“野蛮人”,中间也杀出过安邦、恒大等多个力量,最终上海地方央企深圳地铁成功上位,最终,姚振华领到了保监会开出的“撤职和保险市场六年市场禁入”的罚单,王石“功成身退”。

从“强势步入”到被迫“财务投资”,姚振华一点一点地退出万科,2019年的12月19日的增持后,姚振华的宝能在万科的持股比列早已降至4.9999998%,低于5%,再增持就无需披露了。

不过,在万科这波买卖中,一点儿也不亏,卖菜、卖房都不如炒股。

宝能夜袭万科的时侯,万科还是“10元股”,姚振华的持股的最高成本,还是万科自己公布的钜盛华9个资管计划的平均持股成本18.89元,11.42亿股合计斥资215.72亿元,而随后钜盛华的自有资金和前海国寿的平均持股成本仅为13元和14元左右,按此进行简略的恐怕,宝能的成本支出448亿左右。

但就在宝万之争的时侯,作为房地产“Top3”的万科也步入到了上升的区间内,到2018年4月宝能开始增持套现的时侯,万科早已是“20元股”了,现在更是步入“30元”序列。

在2018年4月至2019年12月19日之间,宝能系多次增持,最低的增持单价也在21元左右,逢高增持也都是正常操作,27元的单价也都不算高,20%多的股份套现完,预估金额590亿,而宝能手里仍然还剩5.65亿股,按2020开年第一天的收盘价估算,还有183.96亿的估值,如果宝能能在这样的低点增持,就是774亿左右的现金。

那么除以成本的448亿,宝能在万科一只股票上,就浮盈326亿。

04

其实,在万科之前,被姚振华的宝能系看上的股票还有好多,尤其是在前海国寿成为宝能系炒股的主力军以后,姚氏的炒股风格是典型挣快钱的“散户化”风格,毕竟万能险有钱,而年限又不宜过长,所以宝能的“快”可以以季度来估算。

法人动用公司资产炒股

比如,2013年底,前海国寿步入了湖南交科、江特电机、凤凰股份等7家公司,但是到了次年五月就退出了5家,但是同时又步入了12家。又一个季度过去,又退了一些,又步入了一些,整个2014年,前海国寿就在三四十家公司的前十大股东名单中来来去去。

而且,还能够精准退出,前海国寿曾参股过的江特电机、众泰汽车、庞大集团,现在都不太行了,不知道有了这种公司的教训以后,姚老板为何还要心心念念地造车。

过往战绩表明,姚老板炒股是把好手,但想在实业上大展宏图的时侯,基本都亏。

比如在宝能举牌万科的同时,也在举牌南玻A(000012.SZ),最终拿下了南玻A第一大股东的位置,在成为大股东以后,宝能就开始企图掌控南玻A,在董事会还未选举的时侯,就要求罢免财务经理,而在宝能系的监事入主后,更是与管理层开始暗战。

南玻A没有王石这么“刚”,一份股权激励计划,宝能“血洗”南玻A,管理层集体离职,宝能则“好走不送”,孰是孰非的罗生门后,宝能彻底掌控了南玻A,姚振华勾勒了南玻未来的新蓝图,要将南玻构建成“千亿产值、百亿收益”的大集团。

现在,距离千亿产值还差900亿,距离百亿收益,还差95亿。宝能在南玻A的持仓成本在9-12元左右,而如今南玻A的价钱在5元左右,套住了。

前车之鉴,在“二股东”宝能系成为南宁百货的第一大股东后,“不筹谋控制权”的表态使南宁百货应声下跌,9连板的战绩还是太使散户激奋的,但是原大股东广州沛宁还是很紧张,迅速和广州农工商达成一致,以一致行动人的身分再度回到了第一大股东的位置,南宁国资委继续作为实控人。

而宝能系仍然是资本市场上一个重要的力量,已经是南玻A、中炬高新、韶能股份等多个公司的实控人配资公司,10年之间,进出的上市公司已经超过百家。

而去年,70后的姚振华50岁整,对于企业家来讲,算是正值壮年,恐怕市场还要因此再“担忧”一阵子。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森佰股票配资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szbjtu.com/2346.html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