股票配资合同无效后司法裁判规则「大量司法判例」

股票配资合同无效后司法裁判规则「大量司法判例」

近期接触了几起股票配资案件,标的额都很大,涉及配资穿仓、两融绕标哪些的,干脆找时间梳理下该类案件司法审判中的常见争议焦点和裁判规则,以作业内人士参考:

争议焦点一:配资合同是否有效

这个问题争议由来已久,笔者也在往年文章中多次阐述阐述,具体可参考往年旧文《股票代客理财协议有效吗?应注意什么法律风险?【操盘手必看】》《股票配资合同有效吗?有些是无效的!》、《为什么做期货配资理财容易构成非法经营罪,而股票不会》《最高院会议纪要剖析-千亿股票配资行业将遭重挫》,写的文章都可以产生股票配资系列了。

总体而言,在2015年暴跌曾经杭州股票配资平台,司法审判中对股票配资相关案件通常会认定为民间借贷法律关系,认定协议有效。但自从暴跌后,司法审判风向开始转变,部分涉及网路配资案件被认定无效,典型案例如“陈永斌与杭州米云科技有限公司合同纠纷案((2017)浙01民终3954号)”,杭州中院觉得米牛网(米云科技配资平台,当时国外最大配资平台之一)的股票配资业务破坏了金融证券市场秩序,损害社会公共利益,属于合同法应认定协议无效情形。但于此同时,各地法庭对不少线下配资业务(个人对个人)的审判依然认定协议有效,认为个人与个人之间股票配资业务其本质为以股票证券为担保物的民间借贷,从单个股票配资合同并不能得出损害社会公共利益的推论,具体如(2019)苏01民终3745号、(2018)浙03民终1464号。司法审判中对股票配资业务涉及不同主体(公司or个人)、不同模式(个人零星业务or公司化、线上化批量业务)来判定是该业务是否属于特许经营业务,否损害社会公共利益因而认定协议是否无效。

2019年,随着资管新政落地、科创板涨停,最高院接连发布司法解释与司法文件,其中最高院于2019年6月21日发布《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为筹建科创板并试点注册制变革提供司法保障的若干意见》,第12条确认“股票信用交易属于国家特许经营的金融业务,对于未取得特许经营许可的互联网配资平台、民间配资公司等法人机构与投资者签署的股票配资合同,应当认定协议无效。对于配资公司或交易软件运营商借助交易软件施行的变相经纪业务,亦应认定协议无效。”2019年8月6日,最高院民二庭向社会公开征询全省法官民商事审判工作会议纪要的意见稿,其中第86条规定“除依法取得融资融券资格的期货公司与顾客举办的融资融券业务外,对其他任何单位或则个人与投资者签署的场外配资合同,人民法院应该依照《证券法》第一百四十二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若干问题的解释(一)》第十条的规定,认定为无效合同”。

所以,未来有关股票配资的协议在司法审判中大机率将被认定为无效。

争议焦点二:合同无效情形下配资方的本息、利息、管理费

在多数股票配资合同中,配资方仅缴纳固定利润,该利润可以表现为月息、管理费等,在配资合同被认定无效后,配资方能够按约收回本息以及月息等固定利润呢?已缴纳的利润是否要交纳?

在往年裁定无效的多数案例中,如配资方不存在故意或重大过错(恶意平仓、修改密码造成投资人难以平仓等)情形下,配资方恳求支付本息的,一般给以支持((2017)浙01民终3954号、(2017)浙01民终1622号)。

杭州股票配资平台

合同无效股票配资,合同中关于月息、管理费、违约金的约定自然也无效,配资方恳求投融资方按约支付月息、管理费的不予支持(如(2017)浙0108民初6798号),已缴纳的超额月息及管理费应该退还融资方或抵充融资方应承担的损失(如(2017)浙01民终3954号、(2017)浙01民终1622号),但配资方要求融资方承当同期贷款利率月息损失的,法院通常给以支持。

争议焦点三:合同无效下的损失承当

《合同法》第五十八条规定“合同无效或则被撤销后,因该协议取得的财产,应当给以退还;不能退还或则没有必要退还的,应当溢价补偿。有过失的一方应该赔付对方为此所遭到的损失,双方都有过失的,应当各自承当相应的责任。”

配资方损失通常在配资盘穿仓情形下出现,如上文所述,在配资方不存在故意或重大过错情形下,配资方恳求融资方支付本息的,一般给以支持。

这里有几种情形须要注意:

杭州股票配资平台

情形一:账户达到平仓线,配资方未及时平仓的。

实践中好多配资合同会约定如帐户估值抵达平仓线,配资方有权更改帐户密码且进行平仓,此为配资方风控手段,无可厚非,但此平仓手段为配资方协议权力还是协议义务? 事实上,多数协议就会约定此平仓条款为配资方权力而非义务(至少笔者顾客这么),但假如协议无效情形下,配资方逾期平仓的,损失由谁承当呢?合同无效情形下,损失的承当视各方过失而定,司法实践中,如果配资方未按协议约定平仓造成融资方和配资方损失的,该部份损失太有可能由配资方承担((2015)瑶民二初字第02785号、(2017)浙0108民初6798号)。

情形二:配资方及时平仓,但因为市场风险和技术缘由仍导致损失的

2015年11月12日,深圳中院为解决钱荒导致大量配资纠纷特制订了 《关于审理场外股票融资协议纠纷案件的裁判指引》,其中第十条规定:“股票市值触碰平仓线,配资方未依照协议约定强行平仓,或因为市场风险、非因任何一方过失造成操作系统技术故障导致未能根据协议约定强行平仓,配资方胜诉融资方赔付实际欠款本金费用与股票实际平仓估值减扣后不足部份损失的,人民法院不予支持。”实践中,部分涉及15年暴跌的案件,法院觉得暴跌风波属于协议双方均不可控的市场风险炒股配资,由此导致的配资方损失,应当由配资方自行承当((2015)深前法商初字第136号、(2018)粤03民终16772号)。

笔者觉得,股票配资合同似乎被认定无效,但场外配资行为本质上属于市场行为,具有风险与利润共存的特性,配资方作为资金提供方,仅收少额取固定利润,以此换取利润的稳定性与损失的可控性,司法审判中应该循公正原则。除非碰到类似15年牛市或证券交易系统截瘫等完全不可预见、不可控的风波,一般情况下,股票投资巨亏系由投资方操盘高风险期货行为引起,而非配资行为本身导致,融资方应对其操盘行为导致的损失承当责任。

杭州股票配资平台

争议焦点四:担保人或共同还贷人责任

很多配资合同就会由第三方提供担保,该担保人可能是居间人或实际借款人,但多数配资方并未意识到假如配资合同无效,担保条款是否也会无效呢?

《物权法》第172条规定:“设立担保物权,应当按照本法和其他法律的规定签署担保协议。担保合同是主债务债权协议的从协议。主债务债权协议无效,担保合同无效,但法律另有规定的除外。 担保合同被确认无效后,债务人、担保人、债权人有过失的,应当按照其过失各自承当相应的民事责任。”《担保法司法解释》第8条:“主协议无效而造成担保合同无效,担保人无过错的,担保人不承当民事责任;担保人有过失的,担保人承当民事责任的部份,不应超过债务人不能偿还部份的三分之一。”所以,一旦股票配资合同被认定无效,其担保条款或担保合同也将被认定无效,担保人顶多承当债务人不能偿还部份的三分之一。

部分配资合同中第三方虽不是担保人但在协议中承诺共同还贷,根据“合同无效,有过失的一方应该赔付对方为此所遭到的损失,双方都有过失的,应当各自承当相应的责任”的规定,具体要看在实际履行过程中该第三方是否对所导致的损失有责任而非简单的是否签字承诺共同还贷。

特殊情形:涉及两融绕标的配资方是否有责任

实践中,不少配资方会配合融资方进行融资融券操作以提升资金支出与杠杠率,如果是正常融资融券行为,尚可说该加杠杆行为为合法行为,最终投资风险由融资方自行承当,但若果通过两融绕标形式违法挪用两融资金进行操盘的,一旦造成穿仓,很难说明配资方对导致上述穿仓损失毫无过失。

股票配资相关的司法争议焦点还有好多,笔者在此不再赘言,如对该行业法律有兴趣或有疑问的杭州股票配资平台,欢迎添加笔者个人陌陌。

股票配资合同无效后司法裁判规则「大量司法判例」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森佰股票配资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szbjtu.com/2254.html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