场外配资:用10倍杠杆一个跌停板就可能赔光

■晨报调查:场外配资公司野蛮生长,已逾万家

■配资4-5倍只需2个涨停即可倾家荡产

●为了保证自己的资金,配资公司会在设定的平仓位强制平仓。

●如果配资4至5倍,在股市中只需两个跌停板,就可能使散户赔光本息;如果让

用10倍杠杆,则一个跌停板就可能赔光。

从“地狱”到“天堂”只需三个小时。

昨天,在短短三小时的交易时间里,上证指数经历从超过5%的下跌股票配资平台,一举以几乎当天最高点位午盘,连续第二天走出单日振幅超过10%的巨震行情。

昨日的盘面走势,对很多人来说,可谓雪中送炭,其中就有老赵。

老赵是一家注册在天津的配资公司的负责人。前天下午,在行情最低迷的时侯,他延后了接受本报访谈的时间。当天午盘后又过了两个小时,老赵才赶赴约定的访谈地点。

老赵透漏,他公司的配资客户在逾几个交易日被强制平仓的总量“比外边说的要少”,但坚称假如股市继续下行,“情况太不豁达”,“只能寄希望6月30日的走势了”。

在上交所创立后不久即入市的袁顺奎,曾著有《喧哗与骚动:新中国股市二十年》一书。他在上周六对新闻晚报表示,一度对当时证监会就“6·26下跌”的申明倍感过疑惑。

“6月26日午盘后,证监会第一时间的说法是‘上周以来股市出现的较大幅度上涨,是市场自身运行规律的结果’,”袁顺奎说,“对此我个人觉得难以认同,当日的涨法不同往年。”

袁顺奎亲身经历过上证指数历史上多次超过7%的单日下跌,但他承认,6月26日当日以及再向前两周盘面的走势,让他倍感“没有遇见过”。他觉得,造成这些并不常规的走势的缘由,正来自于配资。

不单是袁顺奎,配资已经成为自去年底,本轮股灾启动以来的最热关键词。不但股民、分析师和媒体愈发关注,在逾几日股市一街下探的当口,监管层发布的数篇稳定人心的申明,主要内容亦毫无例外涉及配资。

老赵为配资进行了“辩护”。他说,在民间资本找不到更有吸引力的投资标的时,本轮股灾自然成为炒家最偏爱的平台。

“配资是个太‘文雅’的说法,”老赵说,“它的本质就是附加股市游戏规则的民间借贷,追逐更高的收益率、更快的挣钱形式,一直以来是民间借贷的本性。”

第一次带杠杆的股灾

“这是中国内地投资者面临的第一次带杠杆的牛市。”“6·26”行情后,中国社科院金融所金融市场研究室副主任尹中立说。

在《新中国股市二十年》一书里,详细描述过上证指数历史上多次单日超过7%的股灾,但袁顺奎也对“6·26”的走势倍感“看不懂”——绝大多数股票在当日几乎都“躺在哪里不动”,别说大跌,连打开跌停板都相当困难。

他将2007至2008年的上一轮股灾中,上证指数一度从4000多点调整回3000多点的阶段性反弹,与近日盘面走势进行了类比。

“当年也有接近1000点的反弹,是因为有印花税下调等众多利好消息打压,而本次反弹启动前,并没有像样的利好消息,如果以获利盘兑现加以理解,也难以解释本次反弹中的回调既头晕又没有延续性的事实。”袁顺奎在上周六对新闻晚报说。

袁顺奎解释,从历史上看,大盘假如经历短时间千点幅度的上涨,割肉盘在此期间会选择退场,即便此时盘面继续下行,被套牢的散户基本不会选择再度补仓,也就是说,空头动能在盘面股灾时会迅速衰竭,紧接着都会有一波很不错的回调行情。而“6·26”前两周,大盘在没有利好消息的情况下持续上涨,又欠缺大跌力度,其中确实就有杠杆交易的诱因。

“配资盘在盘面速涨时,并不能象纯本息交易被套牢时那样,可以坚定不补仓。”袁顺奎说,“一旦手动触发强制平仓,又进一步对盘面有着助涨效应。”

袁顺奎说,助涨助跌就是杠杆的特点,它可以在快牛时使“豪赌者”一夜暴富,更可以在下跌时给配资者致命一击。

“在这轮行情中,让我一下子对杠杆形成提防的,正是广州的那种事。”他追忆说。

这是一起被广泛报导的股灾标志性风波:长沙散户侯先生以1∶4的杠杆,累计获得了850万元实盘操作资金,不料随后赔光了本息,选择跳河。尽管事后有媒体称侯先生跳河并非由于被强制平仓,但这起坠楼风波无疑使更多的眼神聚焦在“配资”上。

场外配资推动股灾速率

1∶4的杠杆在现今来看已属“高危”,但老赵透漏,在盘面前一阶段进入“快牛”时,他所在的场外线下配资公司同行,甚至可以向顾客提供1∶8的超高杠杆。也就是说,假设顾客本息是100万元,那在1∶8的杠杆下,一共可以动用900万元的实际操盘资金。

在快牛行情时,最理想的情况下,只需数周交易日,客户的帐面浮赢可以轻松超过10%,也就是说,客户假如这时选择平仓,则赢利为90万元,归还配资和支付管理费(利息)后,最终获利不高于70万元;而假如选择本息交易,100万元的本息在相同的股市操作下,只有不到10万元的获利。

“快牛时没有人乐意相信盘面会下跌。”老赵说,“这就是散户心理,你说她们一厢情愿也好,还是随大流最豁达的预期也好,在那种时侯股票配资平台,钱挣少了都认为自己亏了。”

在经历这两周盘面的持续下探后,目前绝大数配资公司已经不再向顾客提供1∶4以上的杠杆,针对顾客的风险警示亦被指出。

老赵向本报提供的一份股市配资合同就有这几项被觉得是“风控举措”的条款:

——甲方(客户)买入创业板、ST、*ST股票的单只估值,不低于总资产的30%,不买首日上市的新股等无涨跌幅限制的产品;

——甲方不得建仓连续涨停(两次及两次以上)后首次打开跌停板的股票,如乙方违法建仓,乙方(配资公司)有权随时按市价平仓;

——单只个股买入量通常不得超过帐户资产的55%;

“这些条款在不同的配资公司可能略有差异,但大方向是一致的,”老赵说,“即便在快牛时十倍杠杆做空股票,这些条款也就会被写入配资合同里,只不过那时候股市挣钱机会很大,客户几乎没有违法,强行平仓的事情更是少之又少。”

然而老赵也承认,在盘面股灾时十倍杠杆做空股票,即便有上述条款作为风控,客户也可能因判定失误导致被强行平仓的局面。

以1∶4杠杆、配资使用年限1个月的配资合同为例,客户以20万元本息可以获得共计100万元的实操资金,不过此时配资公司设置的强制平仓线为89.6万元,也就是说,账面浮亏只要略微低于10%,就会触发强行平仓。

“但我们这行虽然不是外界所说的这么疯狂,只不过是搭了股灾的顺风车。”老赵企图为自己辩护,“客户发财,我们收的也只是配资部分的月息。”

老赵说,就她们公司来说,以配资使用1个月的协议为例,客户用20万元本息撬动1∶4杠杆时,公司无论顾客怎么挣钱,只约定一次性1.7%的月利率。80万元配资共计支付1.36万元的月息,也就是说,在这一个月的配资使用期内,客户只要不被强行平仓,只需从股市利润中支付1.36万元给公司,其它都是自己的盈余。

1.7%的利息年化利率为20.4%,略高于中国人民银行一年期贷款利率上限的四倍,老赵自觉得,这就是股票配资作为民间借贷的变种,可以遭到法律保护的根据之一。但是股市一旦步入股灾,理性将被恐慌所取代,而场外配资,毫无疑问激化了取代的速率和力度。

6月29日,大盘持续上涨,广州一位散户在使用杠杆并数度追加保证金后,其持仓的某只股票仍表现不佳,其此后在微博留言欲跳河。广州公安随即及时找到了那位散户,在警察、街坊邻居的反复劝阻和安慰下,情绪逐渐平复。

甚至还有配资公司跑路的新闻出现。半个多月前,“漳州80后配资公司老板朱振霖一个月卷款3亿狂妄跑路”的消息出现在网路上,《海峡导报》在6月25的报导中,确认了这则消息的真实性,亦专访到一位在朱振霖开办的公司进行配资交易的散户,其表示自己的几十万元本息,就被朱振霖“跑路”带走。

即使是股市接连猛跌的这两周里,各个民间配资公司的业务拉拢虽然也并未停止。如果以“上海配资公司”为关键词,在百度进行搜索,搜索结果首页的前十条链接,均为标明“推广”字样的北京各配资公司的广告。

这些配资公司的搜索链接标题大多写有“没钱不怕,一千至五百万随便配”、“注册送3000元,0风险”、“注册即可实现翻番挣钱”等诱导性的内容。

统计显示,国内的配资公司已逾万家,从业人员近8万。从地域上看,配资公司多分布在经济发达的杭州、上海、广东一带。

在此前快牛阶段,配资公司集聚的大量风险被豁达的股市预期所隐藏或忽视,及至这两周来的股市下跌,这一风险又通过舆论和资本市场被揭发,在出现配资股民跳河、配资公司老总跑路等爆炸性消息后,这一风险进一步被放大。

一场配资之间的较量

然而,汹涌的场外配资盘,已经被民间和媒体认定为导致此轮股市大跌的“罪魁祸首”。监管层在股灾发生前,也已预警将规范场外配资,并宣誓严打非法配资的决心。

目前配资的方式有两种,即官方版的“两融”中的融资,和以HOMS、同花顺和铭创为主体,此前与券商交易系统对接的场外配资。

事实上,券商对以HOMS为代表的场外配资系统早有预警。晨报记者获得一份于4月29日发布的瑞银证券研报称,由于HOMS 系统容许在主帐户下拆分多个子帐户,这一特性可能为伞型信托配资提供了条件,并据此觉得HOMS 平台可能面临一定整改风险。

这份瑞银证券的研报,为HOMS开发商恒生电子给出了未来12个月“卖出”的评级,12个月目标价甚至比研报披露时恒生电子的股价腰斩后还要低。

不过亦有一家券商负责研究恒生电子的研究员觉得,在他看来,HOMS的本质是IT,而非金融交易本身,因此无论未来监管层怎么规范场外配资,HOMS作为一体化投资交易系统,并非靠取缔才能解决,“何况眼下诸多中小私募通过HOMS进行交易,关停的代价无法想象”。

场外配资的总规模也仍然成为各方争议的焦点。从较为保守的不足万亿元,至部份券商计算的1万亿至2万亿元,乃至有媒体报导的3万亿元以上。

6月30日,证监会发布的数据则称,据督查了解,HOMS、铭创和同花顺三大场外配资系统的资产规模合计逾5000亿元,其中HOMS 系统4400亿元,铭创360亿元,同花顺60亿元。

这一数字高于此前媒体和券商最保守的计算。证监会同时还披露,“以HOMS系统为例,近两周以来强制平仓金额合计约150亿元,占市场交易量的比列太小”。

如果根据证监会披露的5000亿元场外融资支出进行剖析,就会发觉此场外融资盘与官方版沪深两县融资余额平均超过2万亿元相较,规模尚不足前者四分之一。

6月28日晚,申万宏源策略举行场外配资状况及影响电话会议,根据大会记录显示,申万宏源策略觉得,“两融”的绝对增量在2015年以来依然很大,但从与交易额的占比上来看,已经逐渐下降,而场外配资的量则是从去年年初以来加速兴起。

“由于场外配资能够规避场内配资的标的限制,所以年初以来,主要决定市场结构的增量资金来自场外配资,标的集中在中小股票。”该电话大会觉得。

经过四次扩容后,“两融”标的股票扩大至接近900只,扩容后的标的股票数量占到沪深两区上市公司总数的三分之一,流通估值占到蓝筹股流通总市值的80%。

不过,“两融”对投资者有着相对较高的资金和投资经验门槛,杠杆率亦远逊于场外配资,且不少颇受股民偏爱的小盘股亦不在“两融”标的物之列,这就给了场外配资一个相对较大的市场空间。

相对于官方版融资,场外配资对顾客几乎没有门槛,下至1000元上至100万或以上的本息,都可以获得配资,除了每日有数十只被严禁交易的股票,或依据协议约定进行仓位限制外,场外配资在建仓股票方面,几乎没有很大的禁锢。

在袁顺奎看来,场外配资的盛行,以及“两融”的高门槛之间,形成了一种“对决”——在早前早已被杠杆化了的此轮股灾中,机构企图通过自己的实力,以及可以融券的优势,将场外配资挤出市场,手段就是持续加仓造成高杠杆的场外配资爆仓,从而在客观上产生了股市去杠杆化的局面。

“就像打车和专车软件一样,出租车司机倍感了不平衡,自然会动用各类手段企图打压新型的业态。”袁顺奎说。

杠杆的变与不变

经历过没有涨跌停板,大户可获得的杠杆率最高为1∶6的开创期中国股市的袁顺奎说,股民对市场还需存有“敬畏之心”。

“新一代‘80后’、‘90后’的散户,没有经历过熊牛转换的完整周期,凭着一腔热血和股灾的激励入市,又遇见此前连老散户都接触不多的杠杆工具,自然很容易迷失方向。”他感叹道。

在二十年前,“杠杆”、“配资”乃至“融券”这些名词,尚未步入到散户的辞典里,但是功能相同的“信用交易”或“透支交易”早已盛行,它们的本质就是用较少的本息撬动更多的操盘资金。

在1996年12月底,中国股市即将施行涨跌停板制度前,杠杆交易比现今更容易使散户深陷疯狂。例如在1993年3月底,上证指数在一个月内,从1500点涨到900点,当时民间杠杆工具百分比高达1∶5,不少透支大户因而输得倾家荡产。

“在当时杠杆率为1∶5的情况下,容错的空间早已接近极限,在交易日里,可能几个小时甚至几十分钟就爆仓了,没有任何余地,”袁顺奎说,“当时由于没有涨跌停板制度,强制平仓很简单,市价委托进去就直接平掉。现在的股市起码给了躺在跌停板上的场外配资者,一定的喘息空间。”

一度被称为北京股市“三只羊”的三位杨姓投资者,目前不仅杨百万外,另外的两位已经不知所踪。袁顺奎说,消失的两位,皆因当初疯狂地进行杠杆操作,而身陷深渊。

“2007到2008年的股灾,即便存在场外配资,量也太小,此外也没有官方版的融资融券,因此也不存在两种配资之间博弈的情况。现在的情况完全变了,所以这一轮股灾的多空交锋会显得更激烈,”袁顺奎觉得,“股民都是被市场教育下来的,想用杠杆挣快钱的风险很大,因此我认为股票的正常赢利还是须要时间,贪婪是最大的敌军。”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森佰股票配资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szbjtu.com/2123.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