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半年超10家公司股票投资巨亏,上市公司热衷炒股尝恶果

炒股亏损最多的上市公司

主业发展停滞甚至连年萎缩,却将大量资金用于炒股。2018年上半年,跌宕起伏的蓝筹股,让一些热衷于炒股的上市公司,尝到了恶果。

公开信息显示,截至8月1日,在早已披露2018年半年报的上市公司中,至少已有10家企业炒股出现了浮亏。除了少数赢利外,绝大多数炒股的上市公司,都出现了不同程度的巨亏,亏损金额少则十余万元,多则过万元。

进行了股票投资的上市公司,既有新加入的菜鸟,也有浮沉股海近十年的“老手”。一些上市公司炒股浮亏,已经严重连累业绩,导致净利润巨亏。一些上市公司多年来大手笔投资炒股,经营已然每况愈下,营业收入、利润连年回升。

不仅这般,一些上市公司有资金投资股票,却吝于发展主业。而颇为嘲笑的是,部分上市公司主营业务所需资金要向建行房贷,却连续数年动用数亿元乃至数十亿元资金炒股。半年报数据显示,兰州长江、顺灏股份等公司,股票投资金额均在数亿元以上。

多家公司上半年炒股亏损

根据公开披露信息,群兴玩具、建新矿业、弘业股份等亏损额在300万元~620万元之间,兰州长江、中钢国际浮亏则达数千万元至万元以上,只有盛和资源巨亏额在10万元级别。

炒股亏损最多的上市公司

公开数据显示, 持有上市公司股票家数最多的,是顺灏股份、兰州长江、盛和资源3家。截至6月底,这3家公司分别投资了7家、8家、12家上市公司的股票,但基本上都是巨亏多、盈利少。

炒股亏损最多的上市公司

根据半年报披露,顺灏股份投资的7家上市公司股票中,只有创新股份、潮宏基实现赢利。东风股份、中化国际、航空动力、中富资源、KTLINTL等5只境内外股票,上半年均出现了浮亏,其中东风股份、中化国际浮亏金额约为186万元、125万元,另外三只合计浮亏约20万元。

不过,顺灏股份炒股总体仍旧实现赢利,当期赢利金额合计2890万元,而这主要得益于在创新股份上的浮盈,填补了在其他股票上的巨亏。数据显示,顺灏股份持有创新股份的成本为1906万元,上半年卖出3616万元后,期末账面值仍有2.59亿元。

而合肥长江、盛和资源就没有如此辛运了,由于所持股票全部浮亏,或亏损额小于赢利,这两家公司上半年炒股全线巨亏。

半年报数据显示, 2018年上半年,兰州长江买、卖股票金额总计约为1.31亿元、1.26亿元,报告期损益为—5699万元;期末证券投资帐面利润为-4634.57万元,其中,投资收益巨亏247万元,公允价值变动损益巨亏约4365万元。

截至6月底,兰州长江共持有8家上市公司股票,浮亏最多的是建发股份,金额达3682万元,在国民技术、伊之密的浮亏炒股亏损最多的上市公司,也达到807万元、510万元,而在巴安水务、众兴菌业、广汇能源则分别浮亏267万元、197万元、125万元。此外,在浙能电力、靖远煤电也浮亏了80.4万元、30万元。

同上述两家公司相比,盛和资源建仓的股票更多。截至2018年6月底,该公司共计持有通威股份、步长制药、华发股份、中信证券、日机密封等12家上市公司股票,但总体持股股数目较少,最多的只有5.04万股,最少的只有5000股 ,初始投资额共计529万元。

尽管如此,盛和资源持有的股票中,绝大多数一直处于巨亏状态,亏损总量约为13.3万元。其中,持有华发股份2万股,截至6月底共计巨亏4200元,持有的通威股份、厦门钨业则分别巨亏12.17万元、10.25万元,只有日机密封赢利43.5万元。

相较于成都长江、盛和资源等公司,中钢国际炒股虽然“专一”,但浮亏却最多。数据显示,中钢国际在重庆钢铁、CuD ECO两家公司共投资10.94亿元。截至6月底,浮亏共计达到1.49亿元,仅在重庆钢铁就巨亏约1.41亿元。

半年报显示,中钢国际在重庆钢铁初始投资额6.53亿元。今年年初,重庆钢铁连续4个“一字涨停”之后,股价急剧上涨,随后深陷持续下挫之中。截至6月底,中钢国际所持股份的帐面价值,仅剩5.12亿元。

炒股亏损连累业绩

不少上市公司由于炒股亏损,个别上市公司证券投资还出现“踩雷”,严重连累业绩,导致收益急剧巨亏。

2017年11月,深圳国泰旗兴产业投资基金管理中心(有限合伙)(以下简称“深圳国泰”)执行事务合伙人上海旗隆失踪,而国民技术全资子公司累计出资5亿元,时至明日该案尚未了结。案件发生后到2017年底,国民技术股价从15.6元左右,跌至10元左右。

炒股亏损最多的上市公司

兰州长江恰恰持有国民技术股票,初始投资额为1084万元,截至2017年底已巨亏272万元。2018年,兰州长江并未就此收手,而是继续建仓国民技术。今年上半年,该公司共建仓国民技术3820万元,卖出3641万元,亏损也扩大到807万元。

在此情况下,兰州长江业绩也急剧巨亏。半年报数据显示,2018年上半年,兰州长江净利润却巨亏3158万元,同比急剧增长-546.34% 。但在同期,该公司实现营业收入2.81亿元,同比增长14.9%,降幅并不是很大,而且饮料及啤酒还实现净利润1373万元,同比急剧下降下降689.27%。

净利润之所以急剧增长,主要是炒股亏损所累。兰州长江也在半年报中承认,业绩急剧增长,主要是资本市场波动所致,特别是去年二季度以来,受到蓝筹股市场整体急剧回落下行的影响,该公司证券投资帐面利润较去年同期急剧增长。

若非其他投资收益,炒股也可能造成群兴玩具收益巨亏。2018年上半年,群兴玩具股票投资出现了297.9万元的巨亏,持有*ST宏盛、博通股份两家上市公司股票,初始投资成本分别为531万元、279万元。截至6月底,账面价值为237.9万元、131.6万元,较期初降低213.7万元、84.2万元。

而在同期,群兴玩具营业收入911万元,同比增长83.11%,营业成本795万元,营业利润不足120万元,却实现实现净利润368.29 万元,同比下降129%。原因就在于,该公司投资共计实现了1378万元的利润。

中钢国际的情况也与之类似。根据半年报数据,2018年上半年,中钢国际营业收入约为28.1亿元,同比增长21.8%,净利润则为2.36亿元,同比增长6.15%。1.49亿元的炒股浮亏,已经超过其上半年净利润的60%。

此外,弘业股份也因证券投资巨亏,导致其上半年净利润遭到影响。7月5日公告显示,截至 6 月 30 日,受二级市场影响,弘业股份已处置的证券投资收益约-620 万元股票配资平台,同期收益总额业降低约 620 万元。而二级市场股价波动频繁,对 2018 年全年的影响尚存在不确定性。尽管这么,该公司仍然决定,以不超过 7500 万元自有资金进行证券投资。

炒股亏损最多的上市公司

资金用于炒股,主业却要欠款

热衷于炒股的上市公司中,不少早已是蓝筹股市场的“老散户”,个别公司炒股时间已接近10年之久,并从中获得一定利润,但业绩却越炒越差。

以西安长江为例。年报数据显示,2010年至2018年上年,兰州黄河证券投资收益分别为1.08亿元、2305万元、1678万元、1855万元、7063万元、—2146万元、1604万元、-4634万元,累计净利润约为2.34亿元。

与此相对应,兰州长江的主业连年萎缩。从2014年以来,该公司的营业收入、主营业务持续下降炒股配资,从2013年的8.87亿元,萎缩至2017年的5.96亿元,4年间营业收入增长了2.9亿元,累计跌幅达到35%左右。

如此一来,兰州长江的赢利,已经越来越拉拢炒股。2010年至2017年间,扣除2011年、2016年约4660万元的巨亏后,兰州长江共计实现净利润3.41亿元。据此估算,上述证券投资收益,在其净利润中的占比,高达70%以上。

然而,越是依赖炒股,兰州长江的业绩便越差,投资收益开始成为收益的主要来源。2015年,该公司净利润为6882万元,股票投资收益则为7063万元,几乎是收益的惟一来源。2016年,其股票浮亏2146万元,当年净利润也急剧巨亏2509万元。

群兴玩具也是这么。年报数据显示,2017年,该公司营业收入5393万元,同比急剧增长78.49%,而2018年上半年更是只有911万元,降幅达到83.11%。但就在2017年,该公司却净投入801万元炒股。到2018年6月底,这些投资账面价值仅存369万元,累计巨亏约430万元。

一些上市公司一手将大笔资金用于炒股,却吝于主业投资炒股亏损最多的上市公司,又一手向交行融资。7月30日,兰州长江公告称,为满足大额资金需求以及控股子公司大麦原料竞购需求,该公司需继续向交行申请每年不超过 2.5 亿元按揭及担保授信额度。

虽然主业连年下降,但在股票投资上,兰州长江却手笔不小。数据显示, 2016年,其建仓股票金额更是多达26.2亿元,卖出24.8亿元,净建仓金额1.4亿元。2017年,该公司买入股票金额为1.98亿元,卖出金额为5980万元,净投资金额约为1.38亿元。今年上半年,该公司买入股票1.31亿元,卖出1.26亿元。

此外,盛和资源7月13日也公告称,拟向交行及其他金融机构申请融资不超过8亿元。该该公司还在6月7日披露,拟使用不超过 3 亿元闲置募集资金,暂时补充流动资金。而更早些时侯该公司还申请发行8 亿元公司债。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森佰股票配资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szbjtu.com/1923.html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