熊锦秋:如何防范杠杆竞购造成一地鸡毛结局

万科在停牌后短短8个交易日股价下跌超过25%,宝能系账面浮盈已由复牌前230多亿元,下降至现今的60多亿元,其中宝能系通过结构化创立的9个资管计划中已有6个被套,银行几十或数百亿配资也将直面风险。笔者觉得,对于杠杆竞购理应早日树规立矩,防范风险。

宝能系竞购,使用了包括融资融券、收益互换、股权质押和资管计划等多种杠杆手段,其中有的杠杆比列还比较高。比如某建行与宝能合作创立的资管计划中,深圳钜盛华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钜盛华”)出资5亿元劣后,银行提供10亿元优先级资金,劣后级和优先级规模比列1:2,预警线和补仓线分别为0.9和0.8。正是因为杠杆的使用,一旦万科股价继续上涨,就可能引起爆仓连锁反应。

上述资管计划与场外配资本质上基本是一样的股票质押怎么实现加杠杆收购,只不过资管计划的优先级资金来源可能为建行资金,而场外配资的资金来源为股票配资公司。宝能系资管计划,其优先级资金是否有建行理财资金,到目前也还是一本糊涂帐;宝能系通过精致的多环通道设计,显示建行理财资金最终去向为实体企业(钜盛华),难再穿透下去,但钜盛华竞购举牌万科,显然这种资金也是间接帮忙了。

去年美股上半年在场外配资影响下大起大落,证监会耗费巨大精力进行清除,然而有关方面虽然并没有真正从其中吸取教训,以工行资金为后盾的资管计划等杠杆比列一直保持在1:2或1:3,银行或觉得大额投资者有实力,对大额投资者网开一面、为其提供高杠杆配资配资网,但在高杠杆比列面前,任何投资者都是弱不禁风、随时都有爆仓风险。要防范杠杆竞购爆仓风险,笔者觉得需从增加竞购杠杆倍率、加强监管等方面入手。

首先,要严格规范资管计划的运作。去年融资融券条例有所更改,杠杆比列由1:2增长为1:1,也即投资者用100万元的保证金最多只能向期货公司融资100万元;笔者建议资管计划的杠杆比列最高也为1:1,以防范偏低杠杆风险。另外,要变革金融业分业监管格局,整合银证保三方面监管资源,对资管计划资金去向进行穿透式监管,清查时不能仅浮于表面,而要看其最终流向;在此基础上,责令有关主体对资管计划资金最终流向进行充分信息披露,对虚假披露进行严厉惩罚,要使参与建行理财的高净值顾客了解资金最终流向、了解投资风险。

《上市公司收购管理办法》第七十四条规定,“在上市公司收购中,收购人持有的被竞购公司的股份,在竞购完成后12个月内不得出售”。由于宝能系在今年7月份又有减持行为,也即在2017年7月之前都是不容许增持的;但另一方面,宝能系旗下一些资管计划又将计划份额净值0.8元设置为平仓线,一旦万科股票下跌,就可能引起强行平仓,而这其实与上述竞购方面的法律规则偏颇。因此,如果容许收购者直接或则间接借助资管计划进行杠杆竞购,那么在对农行理财投资者进行充分信息披露基础上,在资管计划的合同中,就不得有强制平仓的条款股票配资,投资者一旦决定投资这方面的建行理财,就要承当竞购股票不容许在12个月甚至更长时间内卖出的风险。

其次,要严禁收购者将竞购股票质押融资后进行再竞购。《上市公司收购管理办法》第66条规定,收购人聘请的财务顾问须要针对“收购人的竞购资金来源及其合法性,是否存在借助本次竞购的股份向建行等金融机构质押取得融资的情形”发表明晰意见股票质押怎么实现加杠杆收购,这是否严禁将竞购股票质押融资后进行再竞购,还不得而知。截至7月12日,钜盛华通过普通期货帐户直接持有万科A股份926070472股,累计质押股数为926070462股,仅剩10股未质押;笔者觉得,一旦竞购主体有股票质押行为,就不宜再准许其进行竞购减持,否竞购主体将股票质押融资再买股、未来新建仓的股票或可下一轮质押融资,形成杠杆套杠杆、无尽循环,风险则几何级数放大,一旦股价上涨就可能引起暴跌、这个市场就很难拾掇。

其三,出台专门规则对杠杆竞购进行制度约束。美国上世纪80年代中后期因为杠杆竞购出现按揭毁约、公司破产、银行倒闭等风波,时任美联储主席保罗·沃克尔于1985年12月提出限制杠杆并购融资提案。笔者觉得,A股市场也应颁布专门规则,其中要对竞购杠杆倍率认定作出规定,要提升杠杆竞购的成本和门槛,防止杠杆竞购中的投机博彩行为、防止杠杆竞购严重影响上市公司正常经营生产。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森佰股票配资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szbjtu.com/1656.html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